返回列表 發帖

10個剩女

這本書的結構是10個剩女的可憐故事,輔以30-50個適合剩女吃的一人餐及剩女如何一個在家去滅蟲的故事。



剩女的定義是35-50歲的單身女性,經濟獨立。剩女與其說是“嫁不出”的女人,我覺得更貼切的形容是“在有選擇的情況下選擇不結婚”。在傳統婚姻的霸權下,大家都覺得剩女是有問題的,要麼太醜,太胖,性格太怪等等,一說起剩女大家的第一觀感是被動的沒人要。但真的是這樣嗎?



然後大家又為了忌諱, 把剩女改成“盛女”,就好像把老人癡呆症,改成老人腦退化症,又用學名阿茲海默症,又改成老人失智症,到最後大家都不知道是老人癡呆症了。又像妓女改成性工作者。這雖然是很白痴。但你可以說這是文明的體現,避免患者心靈受創。



But,人家是真的有病,真的有需要忌諱。然而剩女是有病嗎?為什麼要忌諱?這就表明了大家還是認為剩女是病,要醫要治,要儘快脫離的身份。所以才會把剩女改成盛女。這樣不妥,剩女是一個絕對的身份,而盛女是一種狀態,不是每個剩女都是盛的,而這個盛的狀態又可以有很多scenario,所以不能代表一個群體。其實剩女又怎樣呢?明明自己很寂寞,渴望愛情,很想結婚,如果有拖拍,才不會去學畫畫,去玩瑜伽,一個人去旅行這麼無聊,還要裝enjoy,裝充實,裝不需要男人!



所以我這本書要說剩女戀愛失敗的故事以及最後開設了滅蟲公司的成功故事。我身邊就有一大群剩女朋友,由於我是讀女校長大,同窗好友就有很多是剩女。又或是成了同性戀。



再加上我在上海工作,接觸到很多來中國發展的單身女性,她們來自香港,臺灣,新加坡日本等等。而國內的女人更強,更具備超強剩女的條件!這也是促成我寫這故事的原因,因為朋友的故事是各自各精彩!我會跟她們做訪問,然後匿名地把她們成為剩女的故事寫出來。



我不喜歡賣弄幸福,不喜歡消費寂寞,也不喜歡強調自由,我喜歡用平實的文字,真真切切把她們的經歷寫出來,是寂寞就寫寂寞,是傷心就寫傷心,是盼望婚姻就寫盼望婚姻,不喜歡一個人就寫不喜歡一個人,是恩怨情仇就寫恩怨情仇。故事沒有太多的哀愁,沒有太多的不甘,更沒有充滿希望的將來,這是我這本書的主調。



再說到剩女的飯桌,顧名思義就是一人餐。剩女都是有工作的,不然誰來養?而且現在大部份人都不會做飯,剩女就更艱難了。這本書就是要教剩女們怎樣做簡單營養美味的簡餐。務求下班回到家可以在30分鐘之內搞定,換上睡衣拖鞋,可以懶懶地窩在沙發慢慢吃。雖為剩女,不代表拒絕愛情,所以更要好好珍惜自己,不要三餐在外面吃油多鹽多味精多的飯菜,自己在家做飯一人吃可以保持身材苗條。身材苗條也是脫離剩女大軍的一個有利條件哦!



章玉是一個不吃人間煙火的剩女,不瞭解她的人大概不知道她是吃什麼長大的。長到41歲,只談過兩次戀愛,初戀是在23歲,談了兩年就沒有了。第二次就是最近的一年前,談了一年多一點,也失敗了。中間的13年,章玉的感情生活是空白的。這跟章玉的成長背景有關。她讀女校長大,從幼稚園到高中畢業,幾乎生命裡出現唯一的男人就是她爸爸。她的那所學校又是非常傳統的天主教女校,學校頂樓是修道院,有修女住在裡面那種。學校的校訓是“仁愛·純潔”,“玫瑰·百合”是象徵。這所女校連男老師也沒有聘請,學校的方針非常清晰明確。唯一的男人就是一個60幾歲的校工。整所學校沒有男廁。學校位於山頭,附近也沒有商店呀!街道呀!餐廳呀什麼的,只有一個巴士站,因此章玉每天上下學就是兩點一線,根本就沒有機會在什麼地方可以碰見男生。雖然山頭的另一邊是一所男校,但遺憾的是這是一所很差的學校,band 5的,被公認是壞學生成績不好才讀的學校,因此像章玉她們這些band 1的優秀女孩怎麼會看得上眼呢?




你知道章玉是看什麼書長大的呢?瓊瑤,亦舒,嚴沁,大概80,90後的人都會認為看這些書的人腦子有病,裡面的主角個個都不用上班不用吃不用上廁所的,天天談情說愛就能活的。你也可以這樣去理解章玉的腦子是有問題的,用現代的說法就是腦殘,尤其在愛情方面。她嚮往著瓊瑤小說裡面那種很純淨,很美好的純愛境界,只有這樣才叫愛情,其他的都不是。那年代的陽光檸檬茶廣告裡面的鄭伊健那種陽光男孩情深款款的模樣真叫章玉心動。試過不知道多少次,章玉會突然回頭,說不定那個他就在燈火闌珊處!九把刀那部電影《那些年》裡面描述的男孩子那種青春躁動的經歷,對章玉來說簡直是怪談。如果《那些年》能代表80後的兩性觀念,那1988年張曼玉和鐘楚虹主演的《流金歲月》裡面女校長大的女孩子就能代表70後這位剩女章玉的愛情觀了。電影裡面有一幕說到處女這個話題,張曼玉長到23歲還沒拍過拖,而且還是處女。張曼玉說:“我要留給喜歡的人,如果我喜歡一個人,一定會一輩子喜歡他。”果然是女神說的話,也完全是章玉對愛情的期盼。



帶著純純的心上大學,大一的時候暗戀過一個大四的中文系師兄,這個師兄也看瓊瑤的,名字也很瓊瑤,叫書恒。書恒在他同學眼裡是怪胎一名,其貌不揚,有很深的黑眼圈,行為很古怪的。可能就是因為這樣,對了章玉的磁場,就是喜歡特別的人,做特別的事。書恒有時候會寫一些小紙條給章玉,都是一些纏綿悱惻的宋詞,像什麼陸遊的“傷心橋下春波綠,曾是驚鴻照影來”。姜白石的暗香疏影二首“長記曾攜手處,千樹壓西湖寒碧,又片片,吹盡也,幾時見得?”“等恁時,重覓幽香,已入小窗橫幅”。還有什麼“是誰多事種芭蕉,早也瀟瀟,晚也瀟瀟。是君心緒太無聊,種了芭蕉,又怨芭蕉。”真真不得了,在章玉的心裡面,這些詩詞的力量比送給她一顆鑽石還大!他們的對話充滿詩情,有時候書恒會定定的看著章玉,會說她的眼睛很深邃,會說她面若桃花,還會情不自禁的摸她的臉,說好好看。反正就是出現了瓊瑤書裡面男女主角的畫面。章玉心裡暗喜,她的其他同學拍拖是去唱卡拉OK,去打保齡球,去disco什麼的。而章玉與書恒居然是詩情傳意,浪漫死了。




章玉瘋狂地迷戀書恒,然而書恒對章玉卻是忽冷忽熱,他們不能說談戀愛,因為連手也沒有拖過一下,那種不冷不熱,不裡不外的感覺令章玉痛苦萬分。這種狀態維持了半年左右,章玉終於忍不住向書恒告白。書恒說是喜歡章玉的,但同時間他也一直喜歡同班的一個同學,他自己也很苦惱。章玉雖然非常喜歡書恒,但她還是選擇果斷地放棄,完全沒有爭取的意思,她不能接受自己在對方心裡面不是100,而是50或者30。她不能像某些女生那樣可以等一等試試看,用誠意打動對方,用手段令對方就算不是真心或百分百喜歡自己,也會跟自己在一起。多年以後章玉總結出她的愛情觀裡沒有“守得雲開見月明”,沒有“堅持到最後他就是你的”這些苦戀精神,只有“愛”就一個字與“不愛”就兩個字,章玉的思維裡面沒有兩個字以上的任何解釋,就是這麼清清楚楚,黑白分明。可能那一刻如果章玉表現得很可憐,很軟弱,書恒就是她的了。事後回想起來,當時她有個女同學,也面對著痛苦的三角關係,她男朋友後來放棄這位女同學的原因是他另外一邊的女朋友很傷心要自殺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