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帖

曙光

清晨的曙光輕柔地照進房間。
二十四歲的家居設計及裝修師莫作業轉過身來,從被窩裡伸出手,直至摸到檯燈前的手機,就長按著一旁的開關按鈕,十秒後才鬆開手。
整個動作過程真是熟練之極。他如常地緊盯著螢幕,如常地期待手機一開動後會跳出從四方八面來的信息。
豈料過了數分鐘,螢幕仍不亮起來。
「奇怪了,幹什麼啟動不了的?!」
他旋即心急如焚,便從被窩中竄出來坐下,再一次按下開關鈕。
然而,仍是全沒反應。
「幹什麼還是這樣的?喂!你快給我啟動,別嚇我呀!」
就這樣,他拼命地不斷按按鈕……
「這麼快就壞掉了?不是吧!才買了一年哩!我的家居室內設計圖都沒了﹗」
他使勁把手機往床褥一摔,才漸覺自己的心跳竟這般飛快。
「作業!你醒了嗎?」剛巧此時,母親推開他的房門。
「什麼事?」他跳下床。
「我的手機不曉得發生什麼事從早上就開不動了,你快來給我檢查一下吧!」
「什麼?妳也是這樣?」
「嘎?」
他索性在她面前重按一次來證明給她看。
同一時間,門鈴響起了。
「爸?」
「一出門就發現手機開不動!沒了手機,我怎麼開工,唉!」
「嘎?」莫作業頓時目瞪口呆,「不是吧?爸,真的假的?」
「什麼事?」
「是這樣的,老公,我和作業的手機都一起壞掉了。」
「什麼?你們的也壞掉了?這麼湊巧?」
「我們家今早到底發生什麼事了?手機怎麼可能會一起壞掉了的!」
「我知道了,」莫作業打起響指來,「肯定是因為我們這座大廈天台給裝嵌了一些不知什麼的怪機器,干擾我們的手機的運作!」
「傻孩子,你胡說什麼,哪有可能的呢!昨夜明明還能用的,難道你說的那東西一夜之間就建成了麼?」
「別浪費時間瞎扯一頓了,我趕著要聯絡客人,現在得去買一部新的。」
「我們不也是要去買!」
莫氏一家三口才走下樓,就見街上滿是焦躁不安的人群,朝著相近的方向奔跑。
「嘩,發生什麼事……大逃亡麼?」
「喂,招先生、招太太,你們還站著等什麼?手機快給賣光的了!」
「你別說你們也是……」
全港手機一同失靈啊!!
*     *     *
「你能告訴我還有哪一家分店有貨存嗎?」
「請稍等,讓我查找看看…銅鑼灣分店!那家是旗艦店,貨存至今仍非常充足。 」
「我們這就去!」

莫作業為了開設一間室內設計裝修公司,手機是一定不可或缺的。
怡和街上,來自香港各地的人都湧來了,都一同握著壞掉了的手機,準備擠進這能給予他們最後的希望的一家,要麼就是願能夠修理好舊有的手機,要麼就貪新忘舊,打定了主意要趁機更換新的型號。
「給我用得了的手機啊!」
「作業!別進去呀!」
莫作業突然拼命往前跑,擠身人群的最前線。
「呀!!!」
就在這群人甫踏進店內的一刻,他們忽然摔倒下來,繼而渾身結冰。
「嘩呀!他們發生什麼事?怎…怎麼會結了冰的!」
其他人見狀,便下意識止住了,沒往內跨進半步。
「作業!作業!」莫氏伉儷倒不顧一切走進店內,可是,他倆都沒結冰。
「你快醒過來吧!你千萬不要出事呀!」
眾人正張惶失惜之際,怪異之事接連發生了。先是有不明來歷的強光穿過店鋪的天花照下來,且是準確地照射著那三十餘個結了冰的人。然後,強光就吸走了他們。
「那到底是什麼光?太可怖了吧!」
「他們幾十個要給帶往哪裡去啊?」
「到底是誰攜走了他們?」
他們跑到室外仰起頭來,滿以為可以抓到些什麼不明飛行物體,天上卻空無一物,猶如什麼也沒有發生過一樣。

「快放開我呀!」
莫作業使勁地掙扎,卻怎也逃不出一個細小得只能容下他一人的玻璃箱子。
「閉嘴!要是你們每個都聽聽話話、合合作作的,我們很快就會放你們回到地球!」
「什麼?『我們』?」
他舉目張看,驚見自己現在正身處於浩瀚宇宙之中,腳下就是彷如藍寶石般瑰麗的地球。而在他兩旁、甚至面前的,則是三十餘個與他素未謀面、卻是一眼便看出同是香港人、此時也一同被困於玻璃箱的人,不分性別、不分年齡、不分貧富,都圍成了一個大圈子,一同懸浮於大氣之上。
「你是誰!我們為什麼要聽你的話!」
他開始掃視站在圓圈中間的一個機械裝甲打扮、外貌酷似外國電影中的戰士英雄的怪異生物。他一聽見莫作業的話,就冷笑起來。
「問我們是誰之前,先問你們自己是誰罷。」
「嘎?」
一道明明易如反掌的題目,豈料,竟也難倒了這群人。
「是啊!我是誰?」
莫作業低下頭苦思冥想,腦海中卻只不斷浮現出Play store教人目不轉睛的遊戲、WhatsApp口若懸河的對話、Facebook滔滔不絕的帖子……
「因為你只顧念你的手機!
日以繼夜的沉迷手機世界,經已令你失去了自己。」
「那又如何?這要你來管麼!
手機有多方便,你沒有用手機,你根本不會知道。
有了手機,我的生活不再一樣。我可以隨時隨地與朋友談天說地,隨時隨地得悉外界發生什麼事,隨時隨地享受視聽娛樂帶來的快感……
是手機,為我的生活增添無數色彩。
你們這些外星人連手機也沒見過,你們會懂的嗎?」
「夠了!我不想再聽你這冥頑不靈的小子的胡言亂語了!
你所謂的接通外界,終究,也只不過是在你手上的這幾吋空間而已!
就算你暢遊互聯網觸及天涯海角又如何,你終歸沒有與現實生活互動。
這世界本身龐大無比,但也要待你抬起頭來,才能一覽無遺。」
「這麼一來,難道你就是想說令全港的手機失靈的,就是你們!」
「正是!」那怪異生物舉起手上的遙控器,「我們這次把你們捉來,絕對不會僅是為了要恐嚇你們在地球上的家人那麼簡單的……
你們將要接受我們嚴格的訓練,務求令你們搖身一變成為智能戰士,從而回到地球之後,能為我們攻擊智能手機獸的奴隸,也就是……你們的同伴!」
說罷,就指向莫作業按下遙控器上的一個按鈕。接著,莫作業暗黑的瞳仁彷如液晶螢幕般發光,並播映出一連串無意義的數字。
玻璃箱終於爆開了。他的身軀在沒有引力的空間竟不再飄浮,而是猶似身處大氣層內,朝著地心吸力的方向往下跌落,跌進怪異生物的一個女性同伴的懷中。
「叮!」
伏在桌上睡了不知多久的招敬才霍地坐起來。
那熟悉的聲音,豈不是從手機傳來的嗎?
他按下開關按鈕,竟然……
「手機恢復原狀了!」
螢幕一如往常亮起來了,正跳出了WhatsApp對話框。
「還沒有兒子的消息麼,老婆?」
失而復得,他頓時精神振奮,手指一如往常在螢幕鍵盤上飛快游走。
「要是有的話,我早就會興奮得不僅是用WhatsApp來跟你談話了。」
他低下頭苦笑起來。
「救命呀!」
突然,辦公室的另一部門卻傳來高低起伏的慘叫聲。
他霍地抬頭一瞥,竟是……
「作業??」
他擦了擦眼睛來肯定自己有沒有看錯——沒有,他怎會認不得自己的兒子。
他急忙走上前,驚見此時的莫作業,竟在麻木不仁地毆打自己的一位男同事。
他看得腦海迅即空白一片。
作業他,怎會做這種事的?!
「臭小子你在幹什麼!」
其他同事都走上前以暴力制止他,然而他卻不予以還撃,只管繼續攻擊那人。
到底他幹了什麼,令兒子這般憎恨他?
而最奇怪的是,兒子根本就不認識他的呀!
他又注意到身旁的一位女同事並沒有上前阻止莫作業的暴行,而是舉起手機來把整個事發經過攝錄下來。
真是個機靈的女子,在所有人都只顧著那位同事即時的安危時,想到把這一切的證據全記錄下來,好讓受害者能夠討回公道。
這時,莫作業不經意留意到這女子。他猛地奔到她面前,用力把她推跌,然後對她施以大量拳擊。
他留意到莫作業的衣裝與平日大相徑庭。此刻的他正穿得可謂不倫不類,有點像那些熱愛日本動漫的角色扮演者,身披機械裝甲,完全是那種不能當作是優閒服裝來穿的……戲服。
他這下子要不是瘋了,還會是什麼!
「我的手機真要給他弄砸了!」半晌,那剛才被莫作業襲擊過的同事艱苦地爬起來,舉起螢幕碎裂、電池飛脫的手機。
要是想傷害一個人,乾脆傷害他的身體豈不就行了嗎?為什麼兒子偏是要攻擊他的手機?
他猜到了。他拿起一直放在工作枱上的手機。
「作業!放馬過來吧!」
莫作業不消一會便看見了,便飛撲而來,朝著招敬才的臉就是堅硬的一拳。
「作業,停手吧!你瞧你自己在幹些什麼!」
招敬才緊緊地抱擁著兒子。然而,他根本就聽不見。
「本港各區自昨日起出現集體受襲事件。消息指,各區皆有不同身穿軍裝戲服的人士向途人施以暴力攻擊,多人受傷,傷勢均為嚴重,被送往各區醫院,令本港公私營醫療系統瀕臨癱瘓邊緣。警方今早發表聲明,強調會竭力追緝疑犯。另外,據目擊者稱,傷者往往因為使用手機而被一眾疑犯襲擊……」
「新聞講的不正是……他麼?!!」
*     *     *
「救命呀!停手呀!」
彌敦道上平日著樂也融融的行人,這刻無不呼天搶地。
「該死的智能手機獸奴隸!誰叫你們用手機,你們硬要繼續用,我們就永遠也不會放過你們!」
從此,再沒有人敢用手機。香港境內的互聯網,彈指之間從熙來攘往的城市演變成了一潭死水。
招敬才垂頭喪氣地伏在工作桌上,什麼也不願幹。
他把頭從左邊扭到右邊去,手機剛好映進了眼簾。

返回列表